金小锡

前传可能会有吧_(:з」∠)_
造型来自王者的皮肤⊙▽⊙
感觉喜欢药鱼的人好少QAQ
自给自足✧(≖ ◡ ≖✿)

三国演义向的亮瑜(*/ω\*)
听歌听到天星烛,又恰好前段时间在研究诸葛,搜到小天才曾经寻求过“魂灯”【好像是】ヽ(•̀ω•́ )ゝ
脑洞突发✧(≖ ◡ ≖✿)

HE果然有(*/ω\*)
半小时就定稿了ㅍ_ㅍ
凑合着看吧ヽ(•̀ω•́ )ゝ
下一篇信白还是亮瑜?药鱼也行ヾ(❀╹◡╹)ノ~
你们选吧•ᴗ•

大概是双结局吧,HE应该会有ヾ(❀╹◡╹)ノ~

照着可爱多上的画的
不会画脸,将就着看看好了🙉
【来自考完物理摸鱼的某只】
【没学过,随便画画😝】

三张自习摸鱼😜
这是一波临摹😃
【附上学校夜景+宿舍楼】

我们的那些事

Part 8
“嗯,只要跟你在一起,不管未来的路是怎样的,我都将无所畏惧。因为有你啊!”吴亦凡一往深情地注视着张艺兴。
“亦凡……”张艺兴有些害羞,低下了头。吴亦凡双手托起他的脑袋,和他对视着,“艺兴,我爱你。很爱很爱你。”
“我也……爱你。”张艺兴的眼中似乎有碎碎星辰,让吴亦凡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两人在对方自己便是对方眼中的整个世界。两人离得越来越近。
对方的气息扑面而来——
吴亦凡覆上了张艺兴的唇,灵巧的舌头撬开了张艺兴的牙,在他口中肆意地攻城掠地。张艺兴笨拙地回应着,双手环上了吴亦凡的颈脖。吴亦凡舔过他口中的每一寸,尽情地品味着这仅属于张艺兴的味道。吴亦凡加深着这个吻。
缠绵悱恻……
良久,吴亦凡离开了张艺兴的唇,牵出一缕纤细的银丝。吴亦凡看着满脸涨得通红的张艺兴,用食指轻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,“啊,我家艺兴的味道真是好呢!”
“呀,亦凡……”张艺兴听出了吴亦凡话中的暧昧,撅着嘴“哼”了一声。
吴亦凡拉起他的手,“不逗你了,我们去‘觅芳园’(等于是御花园)吧。以前我们因为这因为那的,从来没一起去过。”
“好啊。”张艺兴乖乖地跟着吴亦凡去了“觅芳园”。
[觅芳园]
吴亦凡牵着张艺兴的手来到一座小亭——沁荷亭。亭中端坐着两名男子,一红绸,一白缎,甚是养眼。
“艺兴,要不你先随便逛逛?我去打个招呼就来。”吴亦凡一下就认出了那两人——都暻秀和金钟仁。
张艺兴浅浅一笑,“亦凡你去吧。”
“嗯,别走太远哦!”吴亦凡还是有点不放心,像对小孩一样地叮嘱。
张艺兴回了他一个笑容,“知道啦,你快去吧。”听到这句话,吴亦凡才走向亭子……
张艺兴放慢了速度,在离“沁荷亭”不远处停下了脚步——
入目的是刚从“五重天”培养好的凤凰樱树。凤凰花的绚丽外形,樱花的色泽与香味,相辅相成,堪称一绝,花中之上品!
张艺兴在树前驻足,深深地吸着那淡淡而又幽雅的香味儿。
“哟,那不是张璐仙嘛!”一个尖细的女声从张艺兴身后传来。
张艺兴不满地回过头,微微皱眉,“你是?”“连本相女都不认识,还不快下跪!(神界的等级制是一人当官,全家都享有同等待遇)”
“我为什么要跪?”张艺兴没有动。
语玹趾高气扬地说,“你比本相女低六阶,自然要跪!”语玹从她父亲口中得知帝主指婚张艺兴和吴亦凡,早就心里不爽了,“不跪就是对帝主立下规矩的不恭!”
张艺兴虽不愿意,但还是给语玹行了礼,毕竟她是说得在理的,“参见玖相女。”
“呵,真是个贱人,不吃软只吃硬!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勾引上大皇子的!快说,你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?不如告诉我?”语玹更加口无遮掩。

第六章

“亦凡!”金珉锡连忙把吴亦凡扶到一边的软榻上。
“怎么刚好一个,又倒下一个?”金钟大扶额,搭上了吴亦凡的脉。
片刻过后,金钟大松了一口气,“还好没事,只是身体一下子承受太多的精神力,所以晕了。过一会儿就会醒了。”
金珉锡听了这话,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“鹿晗,你没有任何不适吗?”
鹿晗一愣,“啊?没有啊。”
“怎么会?不和常理啊。”金珉锡挠了挠头,十分不解。
“巧合。”吴世勋站出来为鹿晗解围。
“嗯……”床上的张艺兴又哼哼了一声。众人急忙围过去:“张蛋蛋/艺兴,你没事吧?”
张艺兴皱眉,“艺兴?我吗?”他张望了一下四周,又问,“ 这是哪?我怎么会在这里?你们又是谁? ”
“艺兴,你不记得我们了吗?你就是艺兴啊。”吴亦凡刚醒就听见张艺兴的声音,他所说的话却一下子让吴亦凡慌了神——艺兴,失忆了吗?不记得我了吗?
吴亦凡脚步仍有些不稳,他慢慢来到床边,抱着一线希望,“艺兴,你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“嗯……”张艺兴回答,“你是亦凡。我知道。”艺兴还记得我,太好了。吴亦凡笑。
“张蛋蛋,你重色(?)轻友!”鹿晗不乐意了,凭什么只记得吴亦凡?!凭什么?!自己可是他的好“闺蜜(?)”啊!
吴世勋搂过鹿晗,柔情似水,“你还有我呢。”但眼底闪过的一抹光亮却出卖了他——我在吃醋,哼!
金珉锡和金钟大相视一笑,禁咒会让人失忆?回去研究一下。
看着成对的伙伴,边伯贤脑中不禁浮现出了朴灿烈的样子。虽然朴灿烈是魔,但他却处处都让着自己,顺着自己;即使他是魔,也没有对自己狠下杀手;就算他是魔,自己也能从他的眼中看到温情……
“朴灿烈和我之间好像发生过什么,可我不记得了。也许……这就是命运吧。”边伯贤小声呢喃着。
“张蛋蛋,你给我认真听好了。我叫鹿晗,这是边伯贤,我俩是你好兄弟。”鹿晗戳戳一旁的吴世勋,“这个是吴亦凡弟弟,吴世勋。他们是金珉锡和金钟大。我们以前可是黄金搭档啊!”鹿晗刚说完,就被吴亦凡狠狠地鄙视了一眼。咽了咽口水,鹿晗把自己和边伯贤,吴世勋的事,简略地讲了一遍,直到深夜才离开。
(第二天)
吴亦凡趴在床边睡着。张艺兴醒得早,就坐起来盯着他。浅浅的阳光给吴亦凡镀上了一层金色,立体的五官被衬得更加完美。
“亦凡。”张艺兴轻轻地碰了碰吴亦凡的脸。
吴亦凡浅眠,一下就醒了,“艺兴,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张艺兴摇摇头,“不是。我想知道更多和我有关的事。”
揉了揉眼睛,吴亦凡组织了一会儿语言说,“你是……”
“圣旨到!(原谅我想不出比圣旨更好的了)”一道洪亮的声音打断了吴亦凡的话。一个身着红衣的司礼大夫手拿一卷绣有巨龙的黄色卷轴,带着两个等级较低的司礼官,慢慢地走了进来。
吴亦凡跪下。张艺兴也急忙下床行礼——昨天听鹿晗他们讲了大半天的礼仪。

第五章

“好,那我们开始吧。”金钟大点了点头,看向金珉锡,“珉锡,你为我们护法。”
“世勋,鹿晗,伯贤,你们三个把精神力输给我,我来做引灵的中介。亦凡,你在最前面,我把精神力汇聚在一起输给你。然后你再集众人的精神力输给艺兴。”金钟大照着小纸条上的提示安排着站位。
“钟大,引灵的事还是我来吧。”金珉锡把金钟大拉到自己的位子,自己站在金钟大的位子上。
金钟大语气有些强硬:“不行,引灵是违背世间之道的。不是阴阳师的人擅自引灵还可能会走火入魔。”
“那就更不能让你上了。”金珉锡执意如此。金钟大愠怒,“珉锡,这次你必须听我的!”“不行!”
“你们都别吵了,我来引灵!”鹿晗打断了两人的争吵,站在了吴亦凡身后,把两人推到一旁,“别多说了,快点开始吧!”
无奈鹿晗的强势(?),金珉锡和金钟大一个护法,一个和边伯贤、吴世勋一起把精神力输给鹿晗。
“亦凡,这个过程你会很痛苦,但是为了艺兴,请你一定一定要坚持住!”金珉锡念起了心法,金色的结界罩住了众人。“放心,我会的。”如此坚定不移的语气。
吴世勋、边伯贤、金钟大三人把各自的精神力最大化使用,全部输给了鹿晗。
丝丝冰凉渗入鹿晗的身体,没有丝毫不适。忽然,鹿晗肩膀上的某一处闪过一个字——灵。
当将三人的精神力加上自己的精神力一齐输给吴亦凡时,鹿晗明显感到吴亦凡微微颤了一下。
吴亦凡死死地咬着下嘴唇,眉头紧锁,手心泛出一层薄薄的汗。忍着在体内不停翻滚的精神力带来的阵阵痛楚,吴亦凡把精神力输向张艺兴。
念起禁咒的心法,吴亦凡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如同被撕裂般。淡淡的血腥味漫上口腔,吴亦凡的嘴边溢出一抹刺眼的红色。
“亦凡/哥!”看到吴亦凡这痛苦到极点的神情,在场的人不禁都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吴亦凡勾起带血的嘴角,邪魅万分地说着:“没事的,我还死不了。”我不能倒下,艺兴他需要我……
床上的张艺兴脸色开始泛红,没有了刚才的苍白。
[张艺兴的梦境中]
“艺兴!艺兴!”无尽的黑暗中突然闯出呼喊。一个身影渐渐清晰。
那是谁?张艺兴向那人望去。
“艺兴!”身影走近了。
张艺兴感觉就像做梦一样,“亦凡,是你!真的,是你!”
吴亦凡抱住了张艺兴,“走,我们出去吧。”“嗯。”张艺兴辛福的笑着。
[回到现实]
“嗯……”张艺兴发出了一声表示不舒服的声音。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。
太好了,艺兴没事……吴亦凡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“亦凡!”